“数据引导你的行为”:大数据背后的权力与不公

-回复 -浏览
楼主 2018-12-05 13:44:08
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


大数据时代个人的信息安全,

正成为国内外舆论关注的焦点。


国内有网友发现,同样的商品或服务,老客户看到的价格反而比新客户要贵出许多,在机票、酒店、电影、电商、出行等多个价格有波动的平台都存在类似情况。这在互联网行业被称作“大数据杀熟”。另外,李彦宏在中国高层发展论坛上就个人信息利用问题发表的观点——“我想中国人可以更加开放,对隐私问题没有那么敏感。如果他们愿意用隐私交换便捷性,很多情况下他们是愿意的,那我们就可以用数据做一些事情。”此言一出,李彦宏成为众矢之的。


很长一段时间以来,我们享受到了大数据时代带来的种种便利,而忽视个人信息被攫取和利用的巨大风险。我们本以为逃匿在网络空间是为了“隐身”,可在互联网企业眼里,我们其实是在“裸奔”。人们关于个人信息安全的保护意识,开始苏醒。


数据引导你的作为


数据是社交媒体的生命线。为了提供准确的定制化、个人化信息服务,让资讯的推送与用户的偏好吻合,都需要对用户进行画像。而画像的基础数据,就是个人的身份信息、浏览习惯等。一旦你在互联网上有任何行为,比如进入某个APP,购买某样东西,阅读某篇文章,其实都在被记录、被分析。你的一切信息都会成为别人的数据库,被用来给你画像。


过去,这一切被统称为大数据,一直以来,舆论对大数据时代多持一种乐观态度。的确,数据潜藏着丰富的价值,比如大数据分析是更好的决策工具,很大程度便利了我们的生活……但对于数据对个体行为的引导,则缺乏足够的重视和警觉。



国际网络安全专家施奈尔(Bruce Schneier)在《隐形帝国》一书里写道:“脸书(facebook)只是根据按赞的动作,就可以推测一个人的种族、个性、性向、政治意识形态、感情状态和药物使用情形……”

无处不在的信息泄露


剑桥分析是如何攫取个人信息的?


2013年,当时在剑桥大学工作的研究者科根做了个性格测试软件,除了受访者本人之外,该应用还能收集受访者Facebook好友的数据资料。一共有约32万名美国选民参与了此次测试,但加上每人的Facebook好友,科根一共收集到了超过5000万Facebook用户的数据。后来,这些收集时号称被用作学术研究的信息,被转手给了剑桥分析。


Facebook的核心问题在于,它轻易地将用户数据分享给第三方。科根此前被允许收集Facebook用户信息,但仅限于学术目的,但它顺走了其他4000多万用户的信息,未得到用户许可,且在未经允许下将个人数据卖给另外的第三方,这才是最令人愤怒之处。



避免“数据极权”

此,解决问题的关键在于,应该将互联网公司的数据权力关在笼子里,避免数据被滥用。一方面要打破全景敞视,赋予用户知情权。不仅应让用户知晓,哪些数据被监测,哪些数据被利用,被利用在什么地方;还应让用户知晓具体的分析算法是什么,以及该算法如何具体使用其数据。并且,应赋予用户信息使用事先的同意权,以及事后的撤回权、删除权。


除此之外,还应迅速构建起对搜集个人信息的行为的限制与监管体系。应该从法律的高度上保护数据隐私,打破互联网公司与用户之间不对等的权力关系,对涉及数据的采集及其目的使用进行必要的限制,同样需要对数据的使用过程有清晰、明确的边界和能够被严格理解的基本要求。



我们已经进入了一个大数据时代,它具有不可逆转的趋势,并让我们的社会生活实现了里程碑式的跨越;但也应该看到,人们在享受大数据提供的种种便利的同时,某些失控的行为正在发生。我们对此应有足够的重视和警惕——毕竟一旦科技用以作恶,后果比什么都可怕。





关注我们

来源:澎湃新闻

我要推荐
转发到

友情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