数据共享火眼金睛 七百余万冒领资金一“比”显形

-回复 -浏览
楼主 2018-11-07 20:10:10
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

人已死亡多年,却仍然领着低保、社保,这样的情况比例不高但数量不小,在全国普遍存在。如何避免“人不在了钱还领着”?日前,云南省富源县通过打通县内政府部门数据烟囱,运用“互联网+大数据”上线阳光监督平台,及时发现、甄别违规冒领行为,确保民生资金运营安全。

数据比对揪出万余异常信息

“‘开着宝马领着低保’,‘人不在了还领社保’,‘既吃着农村低保,还领着城镇低保’……不查不知道,一比对吓一跳。”富源县监察局局长李立斌介绍,该县阳光监督平台首批数据比对结果显示,截至2017年11月底发现已登记死亡人员名下继续领取低保金、养老保险金等31类资金异常数据1.1万余条,涉及资金700余万元。

以往,低保、社保等资金发放信息只有发放单位掌握,其他单位或者普通群众一般都无法了解和知悉,而相关部门要比对死亡等户籍信息同样不顺畅,数据烟囱导致信息孤岛,民生资金监管存在监管盲区。

“如今通过打通人社、民政、扶贫、公安等部门信息壁垒,由县纪委监察局牵头建设阳光监督平台,统一收集车辆信息、户籍信息、身份信息等9项基础数据,同时收录各职能部门关于农村危房改造、新农保、低保等208个方面的资金发放数据,自动分析比对就能发现异常问题,有效破解了民生资金监管难题。”李立斌说。

富源县委常委、县纪委书记汪丽介绍,平台运行后,所有矛盾关系、错误数据,系统全部会在平台上进行提示预警,一眼就可以看到问题涉及的单位和领域等详细信息。如今后台数据成了纪委查办民生资金案件最直接的“证据”,节省了大量的人力物力和时间,最大程度保障民生资金规范运行。

“民生资金往往实行县级统筹发放,在县级率先打通数据壁垒最切实可行。”汪丽建议,数据壁垒亟待在县级层面率先打通。目前各地公安、民政、人社等部门数据均由各自部门垂直上报,交叉比对不够,特别是乡镇民政和人社部门很难与公安部门数据实现及时比对,导致有人已经死亡注销户籍八九年后家属却仍领着死者低保、社保。

广东卓信律师事务所合伙人柯立坤认为,打破不同政府机关之间的信息壁垒,实现信息共享,有利于提升政府机关的监管效率,应该鼓励地方加大探索。

既要破除孤岛也要确保安全

“以前也想跟公安等部门进行数据比对,可由于公安部门担心信息安全,一直没有实现。”富源县民政局副局长刘永光认为,开放政府部门间数据迟迟没有落地,与各政府部门都有自身规定不无关系。

“过去对于数据的立法,零散分布在电信、金融、医疗等行业部门规章中,这本身容易产生数据孤岛。”柯立坤表示,政府机关虽然是较为特殊的网络运营者,但也应当根据《网络安全法》要求,履行网络安全保护义务,保障网络免受干扰、破坏或者未经授权的访问,防止网络数据泄露或者被窃取、篡改。“部分政府机关不开放共享数据的主要原因,是立法上缺乏相应依据,实践中缺乏管理经验,担心数据共享产生无法预测的风险。”

汪丽介绍,富源县阳光监督平台由前台和后台构成。前台主要公开民生资金、脱贫攻坚等14个类别1035个方面的信息,群众可以通过网页、微信、触摸查询机等途径进行查询、监督和举报;后台主要收集全县所有国家公职人员和村组干部、房产、车辆、死亡人员等9项基础信息,由富源县纪委专人进行保管查询,存储于涉密计算机。

如何既安全又便民地实现民生资金监管,始终是相关部门的重要考量。富源县人社局纪委书记赵高生认为,“互联网+政府大数据”提高了政府数据利用效率,但要让数据更好发挥作用,一方面要保证数据的安全性,另一方面线下还需要提高追责力度。“城乡居民养老保险问题数据有138条,而企业职工养老保险却只有1条异常数据,之所以差异这么大,很重要就是企业如果不及时申报职工死亡情况,将面临较为严重的处罚,但城乡居民养老保险却很难对个人追责。”赵高生说。

阳光监督平台并非一蹴而就。“近期重点在于消化数据比对发现的存量问题,接下来还将每月更新数据及时查处增量问题。通过‘阳光监督’平台扎紧监管‘笼子’,促进权力在阳光下规范运行。”汪丽说。

我要推荐
转发到

友情链接